无照摆摊民众、店家、摊贩都苦

在一次欢送晚宴上,即将卸任的法拉盛市议员顾XX,提到了三件仍让他挂心而未能解决的事情,一是缅街的公车道,二是被喊卡却未取消的游民所计画,三是缅街与周边的无照摊贩。

缅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和由小商铺组成中小型购物中心内的冷清形成对比,小商铺里手贩卖机壳的价格,事实上和无证摊贩的起价并无差别,但商家们还要多付租金与电费,一位年轻的商家一摊手:「又有什么办法,定高了哪有人买啊」。

疫情最重时,市长白思豪宣布市警将不再对无照摊贩进行执法,后来,市府又将执法权移交市消费者与劳工保护局,警方是协助的角色,也无权开罚是者充公,逐渐,摊贩们开始学会打游击战,消保局或商改区的人一来,他们不争辩,不还嘴,收拾利索,但等检查人员一走,又是他们的天下了。

一边是公平、环境、安全:正规经营的小商家被抢占市场,付电租税费不算,有时还因防疫规定被劳保局罚钱,市容方面更是有碍观瞻,街上的垃圾和假货都水涨船高;可另一方面,也是生存问题。

一位60多岁独居的老伯已经在这里摆摊一年了,他每天花两小时乘地铁,用推车把摊货提上提下,然后从早8时摆到晚上8时30分,他本来在康州经营一家杂货店,疫情期间没有人来就关闭了,他有很多的手机壳积货,却赶不上苹果手机更新换代的速度,「再不卖掉,老版手机壳就通通要处理」,一天摆12小时,赚几十元,运气好时也能上百。

他把自己叫做「混饭的」,从老旧保暖衣中掏出一根烟,吸一口,「警察都不管那些讨饭的,还管混饭吃的?」,「再不混,我就连房租都交不起了」。

0 Replies to “无照摆摊民众、店家、摊贩都苦”

Connect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