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调查发现,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为性别是由出生性别决定的

民意调查发现,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为性别是由出生性别决定的

民意调查发现,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为性别是由出生性别决定的

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新民意调查发现,大多数美国人赞成保护跨性别者免受歧视,但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一个人的性别取决于他们出生时的性别,并且大多数人支持跨性别运动禁令。

这项于 5 月 16 日至 22 日进行并于周二公布的对 10,000 多名成年人的调查发现,60% 的人表示一个人的性别在出生时就已确定,高于 2021 年的 56% 和 2017 年的 54%。

对性别认同的看法因年龄组而异,政治派别更加明显。报告发现,在 18 至 29 岁的成年人中,有一半表示某人的性别可能与出生时分配给他们的性别不同,而在 30 至 49 岁的成年人中,这一比例约为十分之四,而在 50 岁及以上的成年人中,这一比例约为三分之一。民主党人和倾向于民主党的人比共和党人和倾向于保守派的人说某人的性别可能与出生时分配给他们的性别不同的可能性高四倍。

新的民意调查还揭示了美国人对跨性别者最受政治争论的问题之一的看法——是否应该允许他们参加与其性别认同相对应的运动队比赛。调查发现,近十分之六(58%)的人支持要求跨性别运动员参加与他们出生时分配的性别相匹配的运动队的政策。

根据NBC 新闻的分析,在近年来提交的数百份反 LGBTQ 法案中——自 2018 年以来超过 670 份——限制跨性别者参与体育运动的措施一直是该国州立法机构中最受欢迎和最具政治争议的措施之一。近年来,有18 个州将这些法案颁布为法律,路易斯安那州本月早些时候也这样做了。

跨性别运动禁令的支持者表示,他们正在保护女性运动的公平性,认为跨性别女孩和女性比顺性别女孩和女性具有固有的优势。

批评人士说,这些措施不是为了保护女性运动,而是更多地是为了歧视跨性别者。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传播策略师 Gillian Branstetter 表示,她对新数据并不感到惊讶,但认为该调查不应为政策提供信息。

“一项人权不应该由民众的支持来决定,”她说。“这就是为什么它被称为权利。”

这个问题也在国际体育界引发了激烈的争论。1 月,NCAA为跨性别运动员制定了一项逐项运动的政策,允许每项运动的国家管理机构确定自己的规则。国际奥委会去年也采用了类似的指导方针。

大多数体育机构尚未制定新的指导方针作为回应,但上周,国际橄榄球联盟和国际水上运动管理机构国际泳联都以某种身份禁止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国际精英比赛。

皮尤调查还发现,大量美国人支持其他几项限制跨性别者在政府文件、医疗保健和教育领域的权利的政策。

超过 60% 的成年人表示,政府签发的询问一个人性别的文件(包括护照和驾驶执照)不应包含“男性”和“女性”以外的选项。自 4 月以来,美国国务院已允许美国人选择性别中立的“X”选项作为护照上的标记。

一小部分美国人赞成这样的政策,即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向未成年人提供性别确认护理(46%)、公立学校教师在小学教授性别认同(41%)和政府官员调查父母是非法的如果他们帮助他们的孩子获得与过渡相关的医疗保健,则他们将受到虐待(37%)。

皮尤研究人员还透露,关于性别是否与出生时指定的性别不同的基本信念与美国人对跨性别问题的看法密切相关。报告发现,认为一个人的性别可能与其出生时的性别不同的美国人更有可能看到社会对跨性别社区的不接受和歧视。相反,在那些说一个人的性别是在出生时就确定的人中,有一半人反对保护跨性别者免受歧视的法律,大约四分之三的人表示身份证件不应包含“男性”或“女性”以外的选项。